重庆大渡口网 > 人物专访
您的位置: 人物专访
【工匠风采】我在云端 为城市添砖加瓦

杨勋建正在攀登通往驾驶室的垂直爬梯

????在城市摩天大楼工地,塔吊司机们在百米高空,在这个惊险的岗位上,操作着大吊臂,降落、调转、起升……专注敬业、脚踏实地地工作着。

????来自中建三局重庆分公司大渡口区金科集美阳光项目部的杨勋建,也是其中一员。他20年坚守在此岗位,扎根建筑一线,胸怀敬业使命,用智慧、汗水、热爱、执着,不断地刷新着自己在天际的高度,践行着新时期的工匠精神。

????高空行走 享受别样美景

????杨勋建,来自江津一个小山村。“我从小就是孩子王,尤其喜欢飞檐走壁的感觉。”杨勋建兴奋地回忆着自己选择这份职业的初衷。

????这个说起话来还面带腼腆的80后,却已经在塔吊行业摸打滚爬了将近二十年。他开着塔吊,在北京、沈阳、乌鲁木齐的天空,都留下了美丽的舞痕。

????杨勋建说,每天行走在高空,可以欣赏到别样的美景。“2016年,重庆下了一场大雪。我透过驾驶窗,看见漫天雪花飞舞,俯瞰大地,一片白雪皑皑。太漂亮了!”

????在刚结束的“巴渝工匠杯”大渡口区塔吊项目选拔赛中,杨勋建喜获第一名,即将就要代表我区参加总决赛。对于自己取得的成绩,他只是一脸羞涩地笑着,“其实我真的脑子不聪明,带我的师傅都说我,教了半天,脑子就是不开窍。”

????恪尽职守 汗水浇筑高楼

????每天清晨6点半,杨勋建就已经坐在了一平方左右的驾驶室里,开始了一天长达十个小时的工作:起吊、装载,卸下钢管、木方、钢筋、石灰、木板、砖……

????“到了中午12点,我们就坐着电梯下去吃饭和午休。”但是,在建筑工地加班是常事。“忙起来的时候,根本没有时间下去。只能麻烦同事们帮忙用绳索把午饭吊到驾驶室来。”杨勋建笑着说,夜间加班时,疲惫的眼睛有时候竟然分不清是星光还是人工灯光。

????2016年的盛夏,酷热难忍。当天,项目组正在紧张地赶着施工。杨勋建坐在驾驶室内,将一车又一车的混凝土卸载到大平层。“到了下午,出了点突发状况,混凝土的运输车数量减少了,但是总工期不改变。”工地工人一直在浇筑混凝土,塔吊工人也必须在场操作。

????他回忆着当时的艰辛,尽管汗水湿透了全身,杨勋建咬牙坚持工作,“我们高空作业是不能有半点差池的,一点小闪失可能酿成大祸。”当走出驾驶室,因为中暑加上严重缺乏睡眠,他昏昏沉沉地倒了过去。

????在宿舍喝了一支藿香正气液,休息了一个晚上,第二天早晨,杨勋建又登上了通往驾驶室的垂直爬梯。

????梦想牵引 为妻儿打造温暖的家

????在高空独自作业,因为形单影只,孤独在所难免。杨勋建也不例外。“我会很想念我的儿子。”提到儿子,这个在塔吊大动臂上健步如飞的坚强男人,脸上划过一丝丝落寞和感伤。“我的儿子在江津老家,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”值得一提的是,杨勋建的妻子也是一名塔吊工人。

????杨勋建说,谈恋爱的时候,曾指着高耸入云的塔吊,对女朋友说,那就是自己的座驾。“她对我在几百米的高空作业,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”他笑着说,“然后,她就跟随着我去了工地,夫唱妇随了。”

????“她是地上的指挥师,我是空中的操作师。”杨勋建回忆,两人以前常常搭档工作,对讲机成了他们爱情升温的见证。如今,杨勋建的妻子在江北区工地,自己在大渡口区工地,天天见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“每天早晨登上驾驶舱,我们都会发微信问候对方。晚上下班后视频聊天。”这个双塔吊工人家庭,用这种朴素的方式,表达着相互之间的思念和爱意。

????夕阳的余晖慢慢晕染在天际,杨勋建望着远方的天空说,“我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,多攒钱,然后在主城区买一套房子,接我的妻儿,生活在一起。”(见习记者 向桂林)

?

手机阅读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页